沙特將啟動光熱發電項目開發 推動海水淡化市場發展
發布者:本網記者Grace | 來源:CSPPLAZA光熱發電網 | 0評論 | 2694查看 | 2017-02-10 17:27:00    
       CSPPLAZA光熱發電網報道:近日,沙特能源部部長Khalid Al Falih宣布,沙特將在未來幾周內開展新的可再生能源招標工作。據介紹,該招標工作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包括裝機量分別為300MW和400MW的光伏和風電項目,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包括光熱發電和垃圾發電項目。其中,光熱發電項目將采用建設、自有和轉讓(BOT)模式進行開發。

  據悉,沙特日益增長的用電需求和淡水需求為具備儲能優勢的光熱發電提供了一個重要的發展契機,它可以與光伏發電實現優勢互補,共同推動沙特可再生能源的發展。

  據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有關數據顯示,為滿足國內的能源需求,該國每天需消耗當日全國原油產能的25%(約每天280萬桶)。

  目前,沙特阿拉伯政府正在努力減少其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并致力在2030年實現經濟和社會的多元化發展。具體計劃包括,到2020年實現可再生能源裝機3.5GW的目標,到2023年實現9.5GW;到2030年累計吸引500億美元資金用于投資太陽能發電和風電項目。

  據阿卜杜拉國王市原子和可再生能源部門提供的數據顯示,沙特Hagl、Umluj、Duba、AlWajh以及Timaa等西北地區,DNI指數達1805kWh/m2/yr左右, 而在Tabuk地區,DNI指數高達2047kWh/m2/yr左右。

  “可以理解的是,優先布局光伏和風電,施工速度可能相對快一些,能滿足峰值負荷的用電需求,但我更希望看到光熱發電能發揮其儲能優勢,并進一步優化能源結構?!?沙特ACWA Power首席執行官兼總裁Paddy Padmanathan表示。

  光熱發電或可滿足日益增長的用電需求

  據沙特電力公司(SEC)提供的數據顯示,由于大量使用空調導致該國夏季用電量快速增長,年增長速度為7%~9%。

  圖:2000-2015沙特阿拉伯最大用電量(來源:SEC)

  2015年8月,該電力公司的峰值電力負荷創下歷史新高,達62.3GW,比以往年份的最高值高出約10.2%。

  沙特發電嚴重依賴化石燃料,據沙特電力和熱電聯產監管局(ECRA)相關數據顯示,2014年沙特電力生產占比情況為:原油44%,柴油11%,重燃油13%,天然氣32%。

  圖:2014年沙特電力結構(來源:ECRA)

  同時,光伏電站成本的下降擴大了光伏與光熱發電之間的成本差距,這促使光熱項目開發商更加注重光熱發電的儲能優勢。雖然光伏可以幫助滿足白天的高峰用電需求,但光熱電站卻可以實現24小時發電。

  GE可再生能源再生蒸汽發電廠總經理Steven J.Moss表示,混合發電項目中光伏裝機容量的增加,促使人們對靈活發電以滿足夜間用電需求以及儲能時長的需求增加。目前,許多太陽能發電投標者傾向于將光伏與光熱相結合,或者致力于擴大儲能。

  例如,摩洛哥Noor Midelt 1太陽能混合發電項目,是集合光熱發電和光伏發電技術為一體的混合發電站,總裝機規模達400MW;此外,迪拜也在規劃建設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太陽能園區,到目前為止,光伏裝機達1GW,第一階段裝機200MW的光熱項目相關工作也已經啟動。

  據Steven J.Moss介紹,在擁有豐富太陽能資源的地區,可以實現光伏和光熱良好的互補。它們可以同時開展建設,但分別進行獨立招標,招標時除了追求最低的度電成本,也需要有相應的監管機構來保證裝機量的平衡。

  促光熱發電成本下降是關鍵

  據悉,光熱發電項目開發商已經在沙特部署建設綜合太陽能聯合循環發電廠(ISCC),同時SEC正致力于將Duba1和Waad Al Shamal光熱電站的安裝成本控制在較低水平(低于$1.6/MW)。目前,GE為Duba1項目供應的汽輪機已經到達現場,而Waad Al Shamal項目也正處于緊張的建設之中。

  圖:沙特開發的ISCC項目統計(來源:CSP Today Global Tracker)

  據了解,SEC為上述ISCC項目建設提供了一定的資金支持,但目前電站建設所需要的高昂安裝費用目前還沒有完全到位。此外,由于競爭激烈,眾多光熱電站開發商們正嘗試通過努力提升電站性能以及完善供應鏈來進一步降低投資成本。

  2016年5月,在迪拜舉行的MENA Sol2016論壇上,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可再生能源行政負責人Tim Polega表示,他們預測在未來10年內,配置6小時儲能系統的光熱電站的建設成本將大幅下降—2016年為$5.32/W(約合人民幣36.6元/W),到2021年將下降到$4.28/W(約合人民幣29.4元/W),到2026年則有望降至$3.80/W(約合人民幣26.1元/W)。

  然而,Polega還表示,未來幾年中使用蓄電池儲能的光伏發電成本也將進一步下降,或使光熱發電的儲能優勢不再那么明顯。

  事實上,更加廣泛地布局光熱發電市場才是降低成本的關鍵,而中國光熱發電行業現在正處于發展的關鍵時期,市場前景十分廣闊。并且中國計劃于2018年底完成首批20個光熱示范項目的建設,總裝機容量達1.4GW左右。

  “我認為中國將成為一個游戲規則的改變者,并將對光熱發電的成本產生重大影響?!盤admanathan表示。

  就在上個月,迪拜電力水務局(DEWA)啟動了其首個200MW光熱項目(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太陽能園區第一階段項目)的招標。2016年,DEWA設定了全球最低的光伏價格,并為其首個光熱電站報出了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電價-約$80/MWh(約合人民幣0.55元/KWh)。

  光熱發電與海水淡化的完美結合

  除了用于發電,海水淡化也是沙特發展光熱發電技術的主要潛在市場。

  據了解,沙特海水淡化公司(SWCC)擁有29座海水淡化廠,這些海水淡化廠生產的淡化水占該國總淡化水量的62%左右,但這些項目的用電設備總功率高達7.3GW。

  據SWCC提供的數據顯示,從2007年至2015年,沙特淡水需求量以每年5.5%的速度增長。

  “光熱發電技術非常適合應用于沙特的海水淡化行業。在Tabuk(位于沙特西北部)等一些地區,太陽能海水淡化占比達75%?!盩aqnia能源公司高級業務開發經理Wail Bamhair表示。

  Padmanathan說:“我們堅定地認為將光熱發電技術與沙特阿拉伯傳統化石能源相結合非常適合而且非常必要,該方案可充分發揮其儲能優勢,并滿足沙特夜間用的用電需求,同時還可以為海水淡化系統提供熱量?!?/div>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曾道人六合彩